必須要面對那樣的可能性(因為某些人而無法出席朋友的婚禮),我是很沮喪的。(也覺得對朋友非常不好意思。)

背負與承擔著他人傷害自己的後果,那不是時間可以輕易帶走的後遺症。

相反的,我認為這樣的後遺症還是會悄悄地、不經意地被某些事情觸發,

而我今天才知道,原來光是想到有那樣的可能(想到可能會出現在同一個空間的狀況),就足以勾起身心上的不舒服。(極度不適)

好了,不代表不會受到影響。

我只是想要表達有的人連名字都不該出現在我的世界,那不是什麼在乎,而是一種類似PTSD的感覺⋯⋯。

畢竟痊癒之後的傷痕,需要歷經漫長的遺忘,卻能夠輕易地被激起⋯⋯。

我的世界不需要這種踩著別人的不誠實的人、不需要這種虛情假意包裝成被動的人,

想到就覺得噁心。

(堅強應該是懂得不讓自己陷入困境吧!)
(別擔心~睡一覺應該就可以擺脫這種不舒服了)

(公開的地方不能說太明顯,但我仍然需要紀錄這件事情以表示我對此的不高興,

不高興我得面臨這樣的選擇,不高興我得因為這樣而失約朋友的婚禮,不高興加害者完全沒有這種困擾......)

創作者介紹

米奇星星的部落格

米奇星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